尤二姐
尤二姐,贾珍妻尤氏的异父异母妹,是尤老娘与尤老娘的前夫所生,后尤老娘改嫁尤家时随来。尤老娘及其二女因贾敬丧事进入宁府。但除了贾珍、贾蓉、贾琏之外,她们似乎处于与贾府上下不相来往的状态中。二姐、三姐都有姿色,但由于在未嫁之前就与贾珍有染,所以名声不好。带着这一污点,二姐在被贾琏娶为妾后,却一心一意恪守妇道,希求做一个改过从善的妇人。她也为性格与她不同的妹妹三姐的终身担忧,想把她从被贾珍玩弄的处境中解救出来,嫁一个好人家。可是随着三姐与柳湘莲亲事的破灭。三姐自杀以后,她自己和贾琏的秘事也被凤姐发觉。二姐被凤姐骗入荣府后,就跌进了早就设好的陷阱里。最后她只有吞金自尽一条路。尤二姐的悲剧不是因为她笨拙老实,不能抵挡凤姐对她的陷害,作者是要写一个所谓失足的女人,永远不能自拔。她虽是死在凤姐手里,但在一定意义上,又是一个被封建礼教所吞噬了的善良女子。

人物简介

尤二姐,贾珍妻尤氏的异父异母妹,是尤老娘与尤老娘的前夫所生,后尤老娘改嫁尤家时随来。尤老娘及其二女因贾敬丧事进入宁府。但除了贾珍贾蓉贾琏之外,她们似乎处于与贾府上下不相来往的状态中。二姐、三姐都有姿色,但由于在未嫁之前就与贾珍有染,所以名声不好。带着这一污点,二姐在被贾琏娶为妾后,却一心一意恪守妇道,希求做一个改过从善的妇人。她也为性格与她不同的妹妹三姐的终身担忧,想把她从被贾珍玩弄的处境中解救出来,嫁一个好人家。可是随着三姐与柳湘莲亲事的破灭。三姐自杀以后,她自己和贾琏的秘事也被凤姐发觉。二姐被凤姐骗入荣府后,就跌进了早就设好的陷阱里。最后她只有吞金自尽一条路。尤二姐的悲剧不是因为她笨拙老实,不能抵挡凤姐对她的陷害,作者是要写一个所谓失足的女人,永远不能自拔。她虽是死在凤姐手里,但在一定意义上,又是一个被封建礼教所吞噬了的善良女子。

折叠本不姓尤

尤二姐本来不姓尤,这是她继父的姓。她的母亲尤老娘在与第一个丈夫生下她和她妹妹后就做了寡妇,后来改嫁尤家,她们姐妹才跟着也姓了尤。因为尤家原本有位大姐,所以她们两个才改称二姐和三姐。不知尤二姐的生父家是怎样一户人家,想来应该不会太穷,否则不会给她和皇粮庄头张家攀上娃娃亲。在明清时代正是封建理学的巅峰时期,稍微有点钱财和地位的家庭里的寡妇都是要守节的。尤老娘已经给亡夫生了两个孩子(虽然不是儿子) ,而且他们的家庭条件应该还是允许她守寡的,但她还是要改嫁,这在那个时代算是极为大胆的行为。一种可能是她婆家叔伯欺负她没有儿子、抢夺她的继承权;另一种可能是她希望能嫁到比亡夫家更富裕或更有权势的尤家。反正最后是风韵犹存的俏寡妇带着两个小拖油瓶兴高采烈地嫁给了尤老爹。

折叠生活状况

但是尤老娘改嫁后没几年,第二个丈夫也死掉了。她还没来得及与尤老爹生出儿子,而自己生的两个孩子又都是前夫的女儿,所以她在尤家的地位和前景也并不乐观。而此时的她是韶华已逝,不可能再次改嫁以改善自己的生活质量。她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女儿身上。可惜自己的大女儿指腹为婚的张家已经败落了,以后真嫁过去只能受苦,只好想办法退婚。可羡那死鬼老尤的亲生女儿倒攀了门好亲,居然嫁给了宁国府的头号继承人贾珍,虽然只是填房,但是至少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可她并不是尤老娘自己的女儿,和尤氏的感情毕竟有限。

况且贾府上下均是"一双富贵眼",虽然尤老娘很愿意经常以尤氏母亲的身份跑到贾珍家里打打秋风占点便宜蹭吃蹭喝的。但对于贾府族长贾珍来说尤老娘又不是他的亲丈母娘,他对尤老娘是不可能长期无条件欢迎的。尤老娘和尤氏的关系虽然也维持得不错,可是她当然也不傻,要想维持这种在女婿家讨便宜的生活也不能总是空手而来。她能有什么让贾珍稀罕的礼物呢?--只有她那两个堪称人间尤物的女儿。惯经风月的尤老娘对男人的心理摸得很透,知道即使是贾珍这样的情场老手浪子色魔也难以抵挡自己女儿的魅力。反正尤氏又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抢她的丈夫也不要紧。而且在这桩齐大非偶的婚姻中,尤氏对于自己的丈夫只能是象邢夫人对贾赦一样一味忍让讨好,连丈夫扒灰都不敢管,何况是与异父异母妹妹通奸。再说就算他不找小姨子,也会找别人,干脆由他去吧!只要自己的地位能保持就行了。所以尤氏为了自己的地位,尤老娘为了实际的利益,都愿意默认甚至促成此事。当然,最终受害的是尤氏姐妹。她们的母亲未必想不到这一点,但是在她看来女人反正要失身嫁人的,应该尽可能用自己有限的美貌资本换取无限的经济利益,这也是尤老娘本人一生的经验总结。

第一个做出牺牲的肯定是较早成熟的尤二姐。在旧式家庭中,大女儿总是最乖巧柔顺的。她们通常最早被当作大人,帮助家长挑起生活的重担。小时候帮助照顾弟弟妹妹做家务,困难时可能还会象袭人那样被卖掉,有些人长大了还得为了帮助无力养家的父母而出卖色相赚钱,一如《十八春》里的顾曼璐。她们得到的疼爱最少,但需要作贡献时却总被父母考虑在先。尤二姐也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所以她没什么头脑和主见,性格棱角也比较少。但同时,受母亲的影响,也学会了嫌贫爱富贪图享受。在姐姐的默许、母亲的暗示和姐夫的引诱下,很轻易地失了身。

她当然不是完全没有是非观念,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妥。但她无法抵抗姐夫和他所给予的舒适生活的诱惑,又有母亲的默许,所以一错再错,又和外甥贾蓉乱伦,终于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可能一开始她还自我安慰,以为有朝一日姐夫会帮助自己跟张华那个穷鬼退婚,然后纳自己为妾。然而很快她就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姐夫和外甥很快就又看上了更加年轻也更有个性魅力的妹妹三姐。而母亲肯定也会按照姐夫的取向行事,更加偏爱妹妹,并且预备跟她养老。这样的话,大家都不肯帮忙,自己只能嫁给张华了。就算退亲成功,姐夫再另帮她说户好人家,凭自己的坏名声,还有什么好人家愿意娶自己?那张家要不是穷得娶不起媳妇,早就自动退婚了。而且即使真能另找到人家,也未必有贾家这样奢华高贵的门第吧?

折叠贾琏勾引

正当尤二姐柔肠百转寝食难安的时候,出现了一根救命稻草--贾琏贾琏也是个好色之徒,但他很俗气,品位并不高。可能是被凤姐压抑太久的缘故,他对女人的态度有点饥不择食的意思,但凡有点可取之处就能让他看上,对方的品行、地位、背景、脾气等全不挑拣,"脏的臭的都往屋里拉" ,而且很容易欲令智昏,为求一时之欢,付出多大代价都在所不惜。

他非常羡慕贾珍的生活方式,久闻他们父子与尤氏姐妹有染,所以趁贾敬的丧事之机,也想认识一下二尤,加入这支乱伦队伍。但他比贾珍父子要不开眼得多,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二位。他稍微一勾引,尤二姐就也芳心暗许。于是他决定要娶尤二姐。

折叠悲剧收尾

尤二姐最终因受不了凤姐的折磨和失子之痛,吞金而死,凄惨难睹。

虽然很多人都同情尤二姐,但不可否认,在那个时代,婚前行为不检点,即使改正,也受人鄙视,是导致她的悲剧命运原因之一。

折叠缺乏判断力

尤二姐在嫁人前其实与女性没有太多接触,只有母亲妹妹和仆人。并不懂得与其他女人相处的技巧。如果她嫁给张华,虽然家境贫寒,但至少是个正房太太,不必受其他妻妾的气。但她爱慕虚荣,宁作凤尾不当鸡头,宁愿嫁给贾琏作小老婆。其实她嫁给贾琏,不但得了他的人,得了他的心,还得到了许多金钱财物,足够她和母亲下半辈子的生活了。可她又犯了个几乎所有第三者都要犯的错误--她还想要名份,于是她放弃了自己所有的优势,去追求那泡影一样虚荣的名份。当然,她也是有自己的野心的,她的野心无非是让得了妇科病的凤姐快快死掉,然后让贾琏实践诺言,扶自己为正。然而结果却与她的打算相反--先死掉的是她自己。